さいたま、

杂食动物 放飞自我ing

关于沈九(自言自语小声bb)

占tag抱歉

最近又刷了一遍人渣反派,我发现自己居然没注意到一个细节,柳巨巨不是沈九故意杀的,是帮了倒忙才无意害死的。。然后从此自暴自弃,开始了极恶人渣反派作死之路。仔细一看,其实沈九有点可爱。。好像本质也不是非常的坏,就是小心眼+不懂人情世故+嘴贱+傲娇+自尊心强。所以他的一举一动是非常容易让别人误会的,跟别人打个架,熟知他品性的人都怕他不经意间会给你来一个暗器,当然他本人也很可能会这么做就是了。。偏偏他这个人有一个悲惨的过去。。好不容易当了峰主了,遇上了我们冰哥,他的童年经历和性格注定他是一个不懂得关爱别人的人,偏偏又善妒还爱作死。。真的是往被砍四肢的路上一去不复返。。但是我一刷甚至二刷居然都没注意到。。简直要眼瞎了,只能怪我看文太囫囵吞枣了专挑自己喜欢的部分看👀,所以我对沈九的看法变得好复杂。。心塞塞来吐个槽。


盐中辟谣部:

茂灵热度是真实的,绝非靠买。
原本打算冷处理等谣言自然平息,但昨天lof再次出现造谣长条,为消除谣言的恶劣影响,现就茂灵和茂灵汉化人被造谣买热度一事做出澄清说明。
详情戳图

私心打个tag
今天做题的时候看到这个答案,突然就想到茂总了,难道说喜欢喝牛奶是因为这个原因吗。。。我陷入沉思

今天上街居然看到了这个hhh真的是奇妙的组合啊…

【雷卡】初恋的你 02

ooc 学长学弟/伪兄弟情

    在一间小阁楼上,卡米尔喝完热牛奶搁在一边,手里不停的戳着一盘吃的差不多的海鲜意大利面。面前的电脑上放着一部电视剧,剧中的一个笨女孩喜欢上自己学校的一个超级大学霸,本来以为自己的恋情毫无希望了,但因为地震房子倒塌,意外的暂时入住男主家,从此开始了一段开挂的生活。这就是所谓的主角光环吧?卡米尔心想。
    自己可没这么幸运,卡米尔幼年父亲就因病去世,一直是母亲将他拉扯长大。其实他知道母亲一直有再婚的打算,他从小就很懂事,明白母亲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,有一个更完整的家作为依靠,不必每天跟着妈妈这样辛苦度日。所以,他也偶尔从自己跟母亲只言片语的交流中透露过,他不介意。不介意……真的…………不介意。
    他真的不介意吗?从小缺失父亲的关爱,母亲也因为繁忙的工作时常无暇顾及于他。本质上来说,他是个非常缺爱的孩子,如果母亲和别人再婚了,他是不是算永远没人疼爱了?就算是亲生的父母,对自己家两个孩子的爱真的会完全平均没有私心吗?他不知道,卡米尔只是简单的觉得,母亲再婚后,自己就是一个人了。
    也许缺失的关爱可以从投入到别人身上的感情中汲取那么一点力量。这份依恋,即使没有回应也没关系,只是因为这样一份特殊的感情而患得患失,甜蜜忧伤,足以使人沉溺其中,像是做着一个白日梦一般,让人不想醒来……
    最近上学,卡米尔改变了他往常的路线,每天直行的行程,被他一个转弯,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,你问他这样做是为什么,唔,不为什么,因为雷狮早晨经常走这条路。这个清晨温度稍低,卡米尔裹紧红色的围巾,放慢脚步,果然,雷狮慢悠悠从一个路口出现了,很好,卡米尔紧紧的跟了上去,装作若无其事一般,他还在路边摊上顺手迅速买了早饭。他像一个尾随人回家的跟踪狂一样,当然他并不敢这么做,只是尾随人家一起上学罢了。
    时间慢慢的走过,周围的温度也稍稍回暖了一些,卡米尔稍微扯松围巾,视线始终定在雷狮的背影上,似乎只是追随着这个人的背影,他就能得到很多力量,好像他生来就是该追随他而行的人,看似仰慕的心情中夹杂着很多道不完的情愫在悄悄发酵。

【雷卡】初恋的你 01

短篇
新人练笔 文笔渣慎入
ooc 设定为双学生 学长与学弟

    在学校走廊的卫生间打完水后回来,卡米尔的初恋就在那个转角,在他看到雷狮侧脸的一瞬间,毫无征兆的来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这是爱的分界线

    就连自己也说不清,道不明,这感情来的太快,就像龙卷风一般,把身边同学的嬉闹声连同自己值日打扫卫生的烦躁心情一起,统统卷走了。班级门口的这个男生在与自己班的同学交谈,虽然只是侧脸,这再普通不过的学校生活小场景却另卡米尔的心跳动不已,或许,这就是一见钟情?说来也好笑,男生与男生之间。。。难道自己是gay吗?扪心自问到目前为止,自己应该只对女生有好感过,可是看到他的一瞬间自己的心跳确实出卖了自己,毫无疑问,卡米尔喜欢上了这个男生。
    几天后,通过对自己班上同学的多方旁敲侧击,终于打听出这个人,原来他是高年级的一个学长,叫雷狮,听说还是学校里的“风云人物”,可能是属于学习不好,打架在行的那种类型?卡米尔一边听着雷狮的花边新闻,一边心中默默排腹。这种大哥,应该最喜欢拉帮结派了吧。因为对自己恋情没有什么信心,卡米尔就是以这种不紧不慢的心情对待它,几乎如同大多数的“暗恋”一般,他的初恋可能也要“胎死腹中”,对现实低头,对自己低头,多年后终于被时光遗忘,就会成为偶尔拿出来告慰青春的下酒菜。
    虽然心里这么想,但是卡米尔的身体还是非常诚实,雷狮的发小比他小一岁,就跟卡米尔在一个班,就是叫安迷修的一个家伙,在班上还挺有女生缘的,她们都觉得这种有点傻气的大男孩很可爱。
    这些都无所谓,因为雷狮经常来找安迷修聊天,就在班级靠近后门的走廊那里,一群男生围着雷狮,他们说说笑笑,卡米尔乐得装作出来晒太阳,靠在另一边的走廊上发呆,偶尔望向雷狮这边,这个下午阳光正好,光线照在雷狮的侧脸上,原本有些凌厉的侧脸变得柔和了一些。微扬的嘴角,染有笑意的眼尾,时不时阖动的薄唇,一切的一切让卡米尔有点飘飘然了。。。
    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出神的这个时间段里,雷狮的小团体中有人可是轻易发现了这个小迷糊的花痴神情,用眼神示意雷狮“看后面”,猝不及防的一瞬间,雷狮与卡米尔来了一个眼神交汇,卡米尔的脑子嗡的一声,反应过来马上转身回班,身后传来男生们的一阵哄笑,卡米尔心虚的红了脸,虽然那群人可能自己只是仰慕他们雷狮老大之类的想法。。。但是他心里还是可耻的害羞了一下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转过身后,雷狮的视线就一直在他身上,直到他消失在班级门后。